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正文
北京审理3起醉驾案具标尺性意义

北京审理3起醉驾案具标尺性意义

  刑法修正案(八) 5月1日开始实施,“醉驾入刑”引起社会高度关注,半个多月来,各地查获的以身试法者不在少数。日前,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关于“对醉酒驾驶者追究刑责应慎重”的言论,则再度引发广泛讨论。而17日北京审理的3起醉驾案,更是将这种讨论推向了高潮。

  这3起醉驾案各具典型意义:高晓松醉驾案因其名人效应广受关注,长安街“酒驾超速案”因其悲惨后果备受瞩目,北京“醉驾刑拘第一人”案因“第一人”而成为焦点。可以说,3起醉驾案都具有相当的警示意义,都足以成为尺度镜鉴。在中国这个“逢宴必酒、无酒不欢”的传统人情社会,“醉驾入刑”将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细节,而公众的关注和讨论,也将进一步推动“醉驾入刑”系列法律问题逐渐明晰。

 

 

高晓松酒驾案17日东城法院一审,被判拘役6个月当庭诚恳认罪

高晓松当庭忏悔拒绝律师罪轻辩护 

  当年,一首《同桌的你》,打动了莘莘学子,也让人们记住了一个名字——“高晓松”。 

  今年5月9日,他再一次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,可这次并非缘自他的艺术才华。

  5月9日晚10点多,醉酒的高晓松驾车发生交通事故,致4车追尾、3人受伤。后经交警检测,他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243.04毫克。而此时距离刑法修正案(八)公布实施只有一个多星期,高晓松面临的将是刑事处罚。

  5月17日下午,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在公开审理了高晓松醉驾案后当庭宣判,高晓松的行为已经构成危险驾驶罪,依法判处其拘役6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。

 在17日的庭审过程中,高晓松对公诉机关的所有指控均表示认罪,更对自己犯下的过错表示深深的忏悔。 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有近百家媒体参加了庭审。下午2点40分,伴随着法庭内不停闪烁的闪光灯和此起彼伏的快门声音,被告人高晓松被法警带入法庭。 

  高晓松身穿白色ⅴ字领T恤,戴着手铐,略显憔悴的面容看上去非常平静,入庭后仍不忘对着在场人员鞠躬致意。

  对于此案,东城区法院按照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,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,由一名法官独任审判。在依照程序核对过当事人身份并告知相关权利后,审判员正式宣布开庭。 

  根据东城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,2011年5月9日晚10点多,高晓松醉酒后驾驶一辆英菲尼迪越野车,行驶至东直门外大街十字坡附近时发生交通事故,致4车追尾、3人受伤。经交警检测,他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43.04毫克,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车辆驾驶人员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每百毫升80毫克就已经属于醉驾。对此,检察机关认为,高晓松在明知不能醉酒驾车的情况下,却在神智已不甚清醒时仍然坚持驾车上路,以致酿成事故,其行为触犯了刑法,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 

  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,高晓松毫无异议,表示全部认罪 

  回忆起事发当晚醉酒驾车的情形,高晓松在法庭上陈述道,5月9日晚他和朋友在昆仑饭店吃饭,先是和两个朋友喝了一瓶白葡萄酒,之后又和另外一个朋友一起喝了一瓶威士忌。离开饭店时,他已经感觉神智有些不清楚,曾经让饭店帮他找代驾,可代驾迟迟没到,当时又着急离开,所以趁着酒劲上来就自己开车上路。高晓松在庭上承认,自己当时已不是很清醒,最终酿成了交通事故。 

  事故发生后,高晓松当即下车给受伤者道歉,并积极商讨赔偿事宜。据了解,高晓松已和受伤者达成赔偿协议,有两名受伤者还出具了谅解书,请求法院对高晓松从轻处理。 

  “我有的都是忏悔,我愿意以最大的程度赔偿这次事故造成的损失,我愿意做终身义工。”法庭上,高晓松充分表示了自己的忏悔,他说,“因为我的喝酒严重侵害了他人的自由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意外,是我长期以来浮躁自负的结果。我愿意首先做一个守法的公民,争取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艺术工作者。” 

  鉴于高晓松的悔罪表现,公诉人也请求法院从轻量刑。高晓松的辩护人在庭上说,虽然法律上的惩罚还未到来,但实际上,高晓松已自己惩罚了自己,实现了“自我良知的审判”。 

  除了讲高晓松的悔罪表现,向法庭陈述高晓松一贯表现良好、主观恶性极低外,辩护人还曾试图进一步为高晓松做罪轻辩护,可被高晓松礼貌地打断了。高晓松表示,他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,为自己的行为忏悔,也警示更多的人不要酒驾。 

  因本案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、被告人认罪,整个庭审过程只持续了不到50分钟,法官随即进行了宣判。 

  据了解,5月16日上午,高晓松已经被北京交管部门依法作出吊销驾驶证的处罚,并处以1000元罚款,5年内他将不能重新申请驾照。曾有网友为高晓松算了一笔账,以他目前“身兼数职”的工作状态,此次醉驾事件将导致他遭受近百万元经济损失。(李松 黄洁 杨愿)